六肾A_起来填坑

【甜党/肉党】写过莱瑟/冷闪/GGCB/CBGG/creves/萨杰/正在写锤基,准备写ADGG/嗑普的所有角色/all普/普all
【约稿只接guest】
不要fo微博,会幻灭

我以为我已经我发了新娘下,原来我还没发……

哎卧槽,我激情做梦。剧情完整清晰,烂俗不堪。

世界著名的花匠盖娅女士因癌症去世后,将她充满魔法的花园遗产转给她的长子托尔奥丁森。她的花园出产一种神奇的玫瑰,拥有语言难以形容的醉人香味,二十多年来从未被别的地方培养成功过。

据说是因为她的长子托尔奥丁森有一种怪疾,会在雷电之夜发高烧。但只要将那种玫瑰放在他枕边,花香便能让他安然入睡。

此时,自幼离母的托尔奥丁森已经是奥丁森家族的指定继承人,不论他会不会在雷雨夜发烧,事实证明他已经找到了别的解决方法。而种花对他来说,用一窍不通来形容都算夸奖了。

洛基劳菲森为了得到那座花园千方百计接近托尔,甚至哄骗他让他们去花园里避暑。但是洛基苦苦找了一年多都没找到玫瑰的影子。终于在一个雷雨夜,他在花园最最最显眼的地方发现了那独一无二的玫瑰,它在风暴中飘摇不止,枝叶断裂。但洛基只在黑暗中匆匆瞥见它的身影,就不得不冒雨前往最近的医院求助。因为花园位置偏僻,雷电又吞噬了他们的手机信号,托尔在房中高烧昏迷,他若是去抢救那株玫瑰………当然洛基是不会相信仅凭一朵花就能让那么可怕的高烧退去,他宁愿相信那是一个随口编造的,为了让玫瑰更加神乎其神的故事。

最后托尔没有被烧成傻子,他和洛基修成正果,把那座花园划到伴侣的名下管理。在他们有孩子以后,已经消失的魔法玫瑰被洛基坚持不懈地重新培育出来了。

在我梦里,基妹看见玫瑰的那个场景特别生动清晰!他全身都被淋湿了,乌云在他头上闷声打闪电,他震撼又惊奇地看着盛开的玫瑰,但只呆愣了几秒钟就迅速跑出了花园。我还记得好多细节,他们疯狂做爱一下午,晚上锤就发高烧了。基妹焦急地守着他,手机电话都打不出去,吃了高烧药也没退烧。基妹急死了,就决定冒雨跑去医院。哎作为上帝视角的我真想亲亲他(住手

【锤基】静默的新娘 中

车门 

怀孕!生孩子!生一堆孩子!
(冷静一下)

【锤基】静默的新娘 上

警告:Loki天生失语、和亲梗、大概是雷1基、双性生子、三发完结
阿斯嘉德遵循电影设定为科技高度发达并保留特色风俗的仙境。


“让我告诉你……”他发出愤怒的低吼,掐住Loki的手腕拖拽到房圌中,一把甩进椅子里。椅背磕撞到脊椎的痛苦让这位初来不久的王圌后弓起了后背,但他不愿露圌出软弱的姿态,仍强圌硬地用发红的眼睛盯着Thor。

“你是这里的王圌后,我的合法伴侣,若是有人在背后嚼舌根,你可以下令鞭笞、杖责,但你不能使用阴圌谋诡圌计,不能谋害人命,你必须学会权衡利弊、等价代偿,重判和轻罚都会使你受到人圌民的猜疑。”

Thor像一头发圌怒的野兽,高大的身形笼罩下可怖的阴影:“你已经离开约顿海姆了,如果不能成为一位阿斯嘉德需要的王圌后,我会把你送回去。”

他离开卧室,让房门在身后沉重地闭紧。 来自约顿海姆的沉默新娘绷紧身圌体僵硬地坐在椅子上,被雕刻着木兰的椅背环绕着,手指勒住郁金香形状的扶手。惊惶、诧异、怒火和心碎拥堵在他的胸腔里,他想大吼大叫,把这房间付之一炬。但最终他什么也没做,只是久久地、僵直地坐着,等情绪和疼痛一并消散下去。

临近傍晚,女仆来请Loki用晚餐。
国王的双亲在三个月前死于战事,他匆匆嫁给新王,从不谙政事的年轻王子一夜之间变为一国之后。他带来的不仅是和平,还有议论、怀疑、讽刺,陌生国度不怀好意的欢迎让他如同即将窒圌息而死的金丝雀,而他一向温和有礼、宽容忍让的丈夫似乎也被流言沾染,终于对他燃起怒火。
就连晚餐也没有露面。

Loki看向侍候一旁的女仆,她立刻会意答道:“陛下还在训练场,他吩咐让您先用餐,不必等他。”

Loki皱皱眉,顺从地吃完他的晚餐,回到他们共同的卧室。 Thor总会回来的,他们才结婚八天,他不能在外留宿。但是Loki预料错了,Thor就像个倔强的小孩,他不仅要为他那些无礼的朋友及属下“讨公圌道”,还要Loki明白他自己的职责。

哦,他当然明白。
沉浸在黑夜中的王圌后捏住柔圌软的被角,他憎恶这一切。他恨父亲、恨战争、恨婚姻,但是Thor,作为阿斯嘉德的君王,他不免有些天真过头。Loki点燃一盏烛灯,穿过寂静的长廊,走下层层台阶。

武圌器相击的声音回荡在空旷的训练场,入口处的巨大火炬像两面橘红的旗在夜风中猎猎作响。Thor在和一个虚拟战士交战,它使用一把大刀,牢牢地压圌制住他,迫使这位优秀的勇圌士半跪在地。Thor交叉的双剑在抵挡它的刀刃,虚拟战士无穷的力量似乎要把他压圌进大理石地板里。然而Thor扭身收回武圌器,从它胯圌下滑圌到背后,交叉的双剑展开,削下头颅。逼真的血液溅上他的面颊和胡须,直到他甩动剑尖,尸体和血液才逐渐隐去。

他听到细微的脚步声从门口的台阶走下,他知道是Loki。虽然他没有见过Loki,在他们结婚之前。但是短短几天里,他记住了所有细节。包括Loki肩胛骨上的两颗小痣, 他喜欢在窗台吹着夜晚的凉风入睡,他左脚的大拇指的指甲总是修剪得比其它的脚趾甲要更加圆圌润平整。Thor感到一股可怕又陌生的情圌欲盘亘在他的大脑里,而他还不想让Loki知道这些。

毕竟他的伴侣从未有过情人,他看起来脆弱又纯真。看看他,从台阶上一步步走下来,赤圌裸圌着双足,睡衣的轻纱追逐他雪白的脚后跟。他的身形遮掩在黑圌暗中,只有手边持的烛灯照亮了半张年轻美丽的脸。他朝Thor走来,像带着无穷无尽的温情和快乐。

Thor意识到自己的目光太过放肆,而且停留时间过长。他把手中的武圌器放回武圌器架上,并担心身上的汗味会让他爱干净的新娘皱起眉头。但是Loki没有皱眉,也没有退后。他显得平静又驯服,目不转睛地注视Thor,火光在他眼中粼粼跃动。

虽然Loki 不会说话,但他的眼睛已足够传递所有语言。Thor没头没脑地说:“你没有穿鞋,会着凉的。”Loki松开了烛台,它仍悬浮在原地。他对Thor打圌手势,期望他能看懂。Thor不会手语,在知道他要娶的是一位天生失语者时才开始恶修。

[今天下午你很生气。]

“……我对你发脾气了,” Thor垂下头颅,这是婚姻的一个糟糕开端,“我很抱歉,我本来不想……”

Loki用食指按住他的嘴唇,轻轻摇了摇头。

[你发圌怒的模样还挺像个国王。]

Thor又气又觉得好笑,他转身弯下腰:“我背你回去,路上冷。”
约顿人冰凉的手臂绕住他的肩膀,身圌体的重量压在他背上。Loki和Thor差不多高,但比Thor要瘦削很多, 就像树林里那些没有成熟的白桦树,又细又长。Thor在婚礼上甚至怀疑自己被欺瞒,娶了一个未成年的皇子。

烛台平稳地漂浮在Thor右前方 ,从闪电宫到训练场的路并不很远,墙上都有彻夜通明的壁灯。只是Loki入住之后,不喜热闹,便取消了在此值夜班的侍从和守卫。Thor不禁想到如果附近有人,Loki断不会让他背着回来。年轻的王圌后只穿着一件平常睡衣,真丝和薄纱包裹圌住光滑的身躯。Thor的手掌稳稳托着他的臀圌部,他是他的丈夫和亲圌密的爱人,他允许自己被这样背负。

“我们到花园里去,”Thor站在岔出的小径前,“还是你想回去睡觉?”

现在时间已经很晚,繁星在阿斯嘉德的上空如同一群眼睛闪烁不停地盯着他们。 Loki不确定Thor是否想在花园里索取他,或许只是突然感怀双亲。因为Thor的母亲Frigga生前所照料的花园里,树立着Odin和她的石雕像。Loki沉默着,下巴搁在Thor肩膀上,似乎已经睡着了。

Thor知道他没有异圌议,便踏上了通往花园的小径。 春圌夏圌之圌交的园子里飘散着千百种香味,酢浆草合起白昼里张圌开的花朵,互相挨挤着入睡。喷泉池的水面下有一团团未升起的荷叶,木兰和茉圌莉浓厚的香气缓慢地在微风中移动。他刚逝去的父母就在花园深处,被爬山虎和紫藤萝包围。

葱莲细长的叶片丛间,有许多栖息的发光昆虫,不全是萤火虫,有些还会发出低鸣。它们也在温柔轻慢地闪烁着,和星星的闪烁不同,它们在呼吸并且吸引、呼唤着配圌偶。Loki从Thor身上下来,他还没有在夜间来过花园,他循规蹈矩、刻苦学习,分不出精力抚圌慰他尚在余痛中的丈夫。

“你看起来很美。”
Thor说道,夜色下深蓝的双眼里透出一股孩童的真诚。但Loki知道他愤怒的模样,他承受过那怒火,这让他不自觉地嘴角下撇,露圌出困惑又不悦的神情。Thor握住他的双手,王圌后的手指比他的要纤细柔圌软,指腹有一层完全可以被忽略的薄茧,这可能是使用匕圌首或者其它的短兵器形成的。除此之外,他的王圌后没有做过任何粗活儿,也不曾受罚去擦地板或者扫大殿顶上不存在的灰尘。Loki在约顿海姆过得舒服安逸,为他的父亲和兄长出谋划策,是一位被尊重的王圌位继承人。

但是在阿斯嘉德……Thor的拇指在他细腻的手背上一遍遍抚过 。阿斯嘉德人厌恶了战争,高傲让他们蔑视约顿海姆的魔法和智慧,也蔑视没有语言能力的王圌后,看待他如同看待止戈的工具。这可以改变,只是现在时间还不够长。

他亲圌吻Loki的手背,引导他躺上草地,满怀柔情地吻他的脸颊和眉心。Loki担忧地望着他,黑色的卷发和草地融为一体。

“别担心,这儿不允许别人进来,也没有宠物,更没有随处流口水和管不住膀圌胱的小孩儿。”

Loki笑了,他没有声音的笑容诱发出一种躁动不安的施虐欲。Thor意识到不论他对Loki做什么都不会有人发现,没有呼救,没有哭泣。他又花了一点时间来端详Loki,随后他俯下圌身,让他们的胸膛紧圌贴,热烈又迷恋地侵占Loki的嘴唇。王圌后张圌开修圌长的双圌腿容纳进他的腰身,像顺从接纳利剑的剑鞘。

想写一个沙漠美人基和一个美女与野兽基

啊啊啊啊啊!!!世界上居然有这么好的太太!!捏出这么美丽的基妹!!!我疯癫!!太好看啦!!

【锤基】日后再想标题吧

"戳我"

完全是激情创作的成果。

想了想以爱之名这两章都是纯剧情的过场,把我憋死了